UPDATED. 2020-07-04 16:10
韩剧《便利店新星》开篇即是赤裸裸“男性幻想”视角
韩剧《便利店新星》开篇即是赤裸裸“男性幻想”视角
分享到

《便利店新星》(SBS)是一部以便利店为背景的浪漫喜剧,由金裕贞与池昌旭领衔主演,金善映、音文硕等著名配角加盟,收视率颇高,可谓成功,但观众留言板上却出现要求停播的请愿。究竟是怎么回事?

《便利店新星》改编自同名网络漫画。如果以为是《欢迎光临,便利店》一样格调明朗的网络漫画,那就大错特错了。事实上它是一部成人网络漫画,连载于主要面向成年男子的网络漫画的网站“Top Toon”,曾改编为面向各年龄段的网络漫画,但仍然很煽情。电视剧第一个场面就是成年男子殷勤地称高中女生为“未来的包房沙龙公主”,男子为高中女生跑腿买烟,并接受她们的吻。由此就可以知道,以此为蓝本制作15岁以上可观看的电视剧,当然引起担忧。但导演李明佑表示:“这是一部家庭剧,远离了原作那种令人担心之处,无论原作是任何形式,该剧优选了原作人物的力量或积极因素,使之成为深受广大观众喜爱的电视剧。”那么,观众的抗议是出于对原作偏见的无事生非吗?当然不是。

且看男女主人公的初次见面:原作漫画中女高中生让成年男子跑腿买香烟,并以亲吻作为回报,索要男子电话号码。电视剧的不同之处在于,原作是给女高中生买香烟而剧中则是买回了银丹(润喉糖),女高中生对买银丹回来的男人说“你担心我了吗”并与之接吻,女高中生在男子买回来之前就远远地望着他。这种改编强调了“男子的善良”和“女高中生的自发性”(先怀有好感)。女高中生索要男子电话号码时不动声色地施压的镜头,因为金裕贞的美貌而比原作更有紧张感。女高中生可以以未成年的身份和性魅力为武器使善良的成年男子陷入危险。这个镜头如实反映了该剧对女高中生描述了什么样的欲望和幻想,而练歌房镜头更使这一点明确无误。

剧中出现了仰拍女高中生在练歌房跳性感群舞的镜头,这与其说是在拍摄女高中生们自娱自乐的场景,莫如说更像是演出舞台上导演出来的镜头。也就是说,它再现了想象中现场观众渴望窥阴的场景。该剧所利用的女高中生的样子令人联想到综艺节目《认识的哥哥》的设定。《认识的哥哥》安排成年女子身穿校服登场,同样穿着校服的男主持嘻嘻哈哈笑着,恶作剧地开她们的荤笑话。如果女出演者惊慌失措,则算是玩笑成功;如果成功接梗,就相当于品味了涉世未深女高中生挑衅性。《便利店新星》将后者的性幻想发挥到了极致。

该剧甚至还有暗示写字楼性交易的镜头。大贤(池昌旭)误按了新星(金裕贞)家门铃,出警管制的警察捆绑大贤的过程中,房间里发生着性交易行为,而且描写得非常详细。为什么一定要有这个镜头?不过是因相互误解酿成的偶然事件,并非叙事所必需的场面。那一幕之所以成为必须,为的是支持该剧作为前提设定的世界观和情绪——世界上到处是自愿性交易的年轻女性,性交易的欲望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沸腾着,但我被误解为购买性的男性是冤枉的(不要泛化!),从而暴露出厚颜无耻的受害意识。

裸体漫画家(音文硕)一面画黄色漫画,一面呻吟般念叨“只有作家兴奋起来,读者才会兴奋起来”的教条,这一场面也意味深长。他是大贤的朋友,在对面楼的二楼“俯视”便利店,偶尔下来介入新星和大贤之间。通常,如果剧本中出现作家,则作家会成为观察者或叙述者,甚至干脆像《浪漫的体制》中那样成为该剧本作者,带有转叙视角。参考这一点,他可以被解读为网络漫画原作者的象征,类似于插入名画中的画家自己的样子,这就很可以明白《便利店新星》创作意图是什么。

该剧赤裸裸地表达的男性幻想是这样的:涉世未深女高中生主动爱上“平凡而善良的我”,成为完美的兼职打工者来帮助我,我有个白富美女友,但我喜欢叫我“店长”的年轻、萌萌的小姑娘。女高中生和成年男子罗漫史在电视剧《鬼怪》中也因此设定发生过争议,但《鬼怪》动员了九百年的岁月、命运等各种玄幻要素,努力掩饰阴险。《便利店新星》却连这种努力都不做,似乎不明白什么才是问题,展示着满足男性赤裸裸愿望的幻想。

抗议的观众要求提前结束播出的原因,在于这种幻想造成了实际危害。便利店是每个人去的日常空间,便利店打工是年轻女性易遭店主和客人性骚扰的工作。“年轻漂亮的兼职女生温柔地对待店主和客人”,这种不合适的幻想实际上会导致多少兼职女生遭遇不合理的要求和性骚扰,想想就想吐。笔者需要看一看电影《未成年》中更具现实感的青少年兼职生利用监控(CCTV)逼走对其进行骚扰的醉汉的场面洗洗眼了。

SBS电视剧《便利店新星》运用暗示写字楼性交易的镜头作为搞笑场面,因性别敏感度不够的叙事而引发争议。(图片来源:电视剧截图)
SBS电视剧《便利店新星》运用暗示写字楼性交易的镜头作为搞笑场面,因性别敏感度不够的叙事而引发争议。(图片来源:电视剧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