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D. 2020-07-04 16:10
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命运》蕴含法国革命精神
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命运》蕴含法国革命精神
分享到

贝多芬第五交响曲是今年迎来诞生250周年的贝多芬交响曲中的代表性作品。纵观整个交响曲历史,该作品也是如同纪念碑一样的存在。

这首曲子的第一乐章以三个音符连出的强烈的首句开始。虽然是偶然的,但在摩斯符号中,像该首句一样,按3短1长的节奏按压,就代表字母“V”。罗马数字是“5”,也是表示胜利的“Victory”的第一个字母。

 这首曲子通常被称为《命运交响曲》。以贝多芬的秘书自居的安东•辛德勒在贝多芬死后说:“贝多芬先生在我面前指着乐谱说‘像这样命运在敲门’。”但辛德勒编造了许多关于贝多芬的故事,甚至被查出伪造了贝多芬与他人笔谈时所用的对话录,因此他的话大体上是让人信不过的。

大指挥托斯卡尼尼尼说:“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命运》其实什么都不是,就像乐谱上写的一样,它只是‘轻快而有力地(意语allegro con brio)’,即‘充满活力的急拍’。”那么,三音并排出现的该首句有没有特别的意义吗?

之外的其他含义都包含在这一首句当中。英国指挥家兼音乐学家约翰•埃利奥特加•德纳就是这样的人。他说第五交响曲第一乐章来自当时法国革命派的歌。法国革命时期作曲家路易吉•凯鲁比尼的《先贤祠赞歌》中有这首歌。快速的三音符首句相互交换,听起来和贝多芬第五交响曲第一乐章非常相似。

与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同一年推出的法国人的交响曲也值得关注。比贝多芬大7岁的艾蒂安•梅威尔(1763~1817年)的交响曲1号第4乐章。该曲子也是三音符首句在多个分谱轮番登场。

梅威尔和凯鲁比尼是所谓的“拯救歌剧”的代表。他们和贝多芬的活动时期正处于法国革命爆发后不久。当时在法国流行的歌剧形式是拯救歌剧。主人公是具有高贵思想的革命派人物。他遭人诬陷被关进监狱,在具有献身精神的周围人的帮助下逃脱。贝多芬创作的唯一的歌剧《费德里奥》也遵循了这种拯救歌剧的典型。

贝多芬在德国也出生在离荷兰或法国较近的莱茵河流域的波恩。这里正是法国启蒙主义和革命精神的风传地。自由、平等、博爱的理念,粗暴地抓住了贝多芬的心。虽然他经常得到贵族的赞助,但他认为艺术家的存在比贵族更优越,是人类的精神导师。在拿破仑登上皇帝宝座之前,贝多芬对推翻君主政体的法国表现出了好意,后来他还想把被称为英雄交响曲的第三交响曲《波拿巴交响曲》献给拿破仑。之后拿破仑成为皇帝,侵略邻国后,贝多芬虽然背弃了他,但是没有背弃自由、平等、博爱的理念。

虽然围绕贝多芬的环境是“命运”,但他以要拧住命运的胳膊克服困难的超人意志闯过了人生。有必要记住,他这样的人生,不仅和他与生俱来的气质、战胜失聪成功成为作曲家的个人因果过程有关,而且与他生活的动荡年代有着密切的联系。如果能够理解这一点,他的第五交响曲就会超越“命运”,给人以全新的感觉。

首尔市立交响乐团将于下月3、4日在首尔乐天音乐厅举行定期演出,由首席客座指挥家马库斯•施坦茨指挥,演奏由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和歌剧《费德里奥》序曲作曲的他的《列奥诺拉序曲第三号》等。